反传销普法网的宗旨:反传普法、全民参与,打击传销、人人有责。
您现在的位置:首页 > 媒体报道 > 媒体专访 >

刘李冰反传销:步履艰难 他们背负四座大山

发布时间:2018-11-14 18:46:54   点击:
文章分享:
   
反传销普法网讯:革命不是请客吃饭,反传销同样不是温良恭让的绘画绣花、纸上谈兵,反传销就是摧毁传销团伙的暴烈的行动。反传人士砸饭碗的行动会遭到传销团伙强力的反弹和对抗,挨打成了反传人士的家常便饭。赤裸裸的暴力下,反传人士几无反抗之力,只能无奈地寄希望于一副扛揍的好身板。暴力打击、零隐私、青黄不接、队伍异化几座大山的压迫让这个群体风雨飘摇。

第一座大山:暴力打击

想反传就得问“你扛不扛揍?”


9月7日,呼和浩特,面对刘李冰等人的解救行动,一个传销团伙报警。报警内容竟然是刘李冰涉嫌绑架,绑架对象是深陷传销团伙的受害者。贼喊捉贼,角色反转映射的是传销团伙的嚣张和猖狂。

经过一番交涉,到达现场的警察将传销团伙带走,戏剧性的一幕终以正义获胜收场。但刘李冰心情异常沉重。传销团伙在长期斗争过程中,已经号准了执法部门的脉搏,“只要不闹出人命,执法机关不可能将其彻底清除。”

传销团伙报警,极富黑色幽默,但毕竟讲究技术含量。与此相比,直接使用暴力更为传销团伙所推崇。9月8日,反传人士袁永昌带着受害人在质问传销老总行业的真实内幕时,被传销老总和40几个传销高层骨干打成重伤!后面赶到的反传销人士彦全斌表示,反传被打是家常便饭,干反传问自己的第一个问题就是“扛不扛揍?”

曾经,刘李冰接受一个湖北女孩的委托,耐心劝说其家人时,冷不防一个石头狠狠砸向了自己的后脑勺。后来,他才知道,袭击他的是一个传销头目。

随时而至的暴力始终贯穿于反传人士的生涯中,如何保护自己也成为反传人士要上的第一课。“尽量避免正面冲突,不到万不得已不要做孤胆英雄,这是反传销,不是在玩王者荣耀。”
极富反传才华的刘李冰显然更富有斗争经验。作为反传人士,最明智的做法不是要打倒对方,而是如何不被对方打倒。“打不赢就跑”不丢人,是作战策略,“否则有十条命得交代十条命。”

第二座大山:零隐私

想要行侠 却不能披挂上阵


虽然高举反传销大旗,但反传人士很少出现在以暴制暴的正面战场上。原因无他,反传人士并不是孤家寡人,拖家带口的现状让他们投鼠忌器,零隐私成倍放大着他们对家人的担忧。他们自诩侠士,但无法做到古代侠客快意恩仇的酣畅淋漓,更多的是策划人和老师的角色。刘李冰为山西吕梁受骗女大学生小美(化名)策划无间道的大戏,就是反传人士这种矛盾心态的最直接体现。

2017年7月,山西吕梁的大三女生小美(化名)接到了姨妈一家的电话,约她去北海玩。“一下火车就落入了传销的圈套。”

小美在北海陷入了传销窝点,老家的姐姐着了急,找到了刘李冰。第一步是先把小美钓回山西。编了一个父亲病重的消息后,很顺利地把小美钓回了吕梁。回来后,刘李冰对小美进行了反洗脑,半天就醒了。清醒的小美不甘心,在刘李冰的精心谋划下,决定来一场无间道。返回北海的小美还带了一个新人大宇(化名)过去。为了促使大宇尽快“转化”,除在窝点洗脑讲1040工程的“伟大之处”外,传销人员还带他去“成功人士”家里“串门”。传销团伙还送他们去参加“一日游”,凌晨4点就叫起床,送到一辆大巴上。3个导游轮番洗脑,整整23个小时,中途不让睡觉。

一日游结束后,认为时机成熟的刘李冰将传销团伙头目约出来摊牌,索要被骗钱款。最终在警方协助下,小美拿回了部分被骗钱款和留在传销窝点的行李。对于这次反传,刘李冰认为堪称完美,“教科书式的经典”。

问起单刀赴会的感受,刘李冰直呼过瘾。尽管过瘾,但刘李冰却不敢过多尝试,传销团伙对反传人士的深入研究导致即使是卧底这样的精彩戏码,反传人士也只能屈居幕后角色,并不亲自披挂上阵,“反传人士对于传销分子而言就是透明人,电话、住址、家庭情况统统不是秘密。”

反传人士的隐私保护其实是一个两难选择,一方面要宣传自己;另一方面却要尽量保护自己的隐私。然而,互联网时代让这一切努力都付之东流,“泄露的途径太多了”,自己倒不怕什么,就是怕累及家人。“至今也没有法律规定反传人士的隐私应该得到特别保护。”刘李冰深深地担忧。
图片 和传销团伙摊牌谈判。

第三座大山:队伍异化

存在随时黑化的可能性自我净化成为必然之举


反传销是个隐性行业,很难被社会接纳,但刘李冰认为这一行不会消失。“有关部门没有专业知识,民间反传销是很好的补充。支持刘李冰的人在网络上如潮汹涌,现实中执法部门却对反传人士表现了更多的担忧。有公安部门人士表示,反传人士大多没受过专业训练,和传销团伙硬杠很容易受到伤害。希望反传人士能加强和警方的合作,“这对反传人士也是一种变相的保护。”“反传销出发点是好的,但在操作中有很多非常规动作,涉嫌违法可能性很大,这就是个游走在法律边缘的行业。”山西文英律师事务所张志刚律师表示,反传销过程中有很多行为可能会触及法律底线,比如讨债、破门等行为。从目前的法律定义来看,并没有赋予反传人士任何执法权限,剥去反传人士身份,他们就是普通公民。为了带人,为了帮受害者讨回损失,逾越底线答应受害者要求,可能就会触犯法律。

反传销过程中可能受到的诱惑很多,反传人士有随时黑化的可能性和土壤,曾经也有反传人士最后变异为民间讨债人,采取的手段也不再温柔,而带有违法的性质,非法拘禁、伤害是最常见的。“这些人曾经的反传人士身份让整个反传销群体蒙羞。”

守住反传销的底线,不要让贪欲控制,背离反传销之路,是反传销行业自我约束和自我净化的必然之举,已经成为法律界人士和反传人士的共识。

第四座大山:青黄不接人才凋零

大量志愿者退出目前只有30多人


“职业反传销者与传销者一样,都难以被理解。”刘李冰坦言,很多反传销者踏入这个圈子,是因为复仇心态的驱使。张浩(化名)是进入刘李冰团队时间最短的反传人士,“只有七天”。带着复仇的烈焰,张浩在刘李冰的指导和警方的配合下,将毁灭他光辉人生的传销头目送上了警车。那一刻,23岁的张浩抱头痛哭。第二天,张浩前来和刘李冰辞行,刘李冰不惊讶,也不奇怪。反传8年来,张浩这样的人太多了,他们的目的就是复仇,这样的心态导致他们不可能有长期反传销的觉悟,只是最直接的报复而已,虽然这样的报复并不过分也合理合法。反传销是一个事业,需要理智的人来加入,不正确的心态对队伍的侵蚀是不可想象的,可以理解但不能接纳。

除了不被接纳的复仇者,没有稳定收入成为反传队伍发展的最大短板。传销以疯狂的态势席卷,反传销组织也开始出现野蛮生长。除了刘李冰这样的民间反传销人士外,还有各种帮助寻回误入传销者的组织,他们是以此为生的职业反传销人,收费从一两千元到八九万元不等。在利益大潮的裹挟下,刘李冰的反传队伍分化日益严重,今天来明天走成为常态。

需要资金支持,但并不以赚钱为目的,否则救赎就成了最肮脏的借口。在这样的思想指导下,刘李冰坚持反传销的公益性。但资金缺乏的窘迫也是一个不容回避的现实,除非可以公开募集资金,或者得到社会资金的扶助。

因为没有稳定收入,刘李冰的反传事业面临青黄不接。刘李冰坦言,反传人士基本是凭借热情进入这个行业的志愿者,一旦热情消退就会退出。如果一定要用数字来呈现队伍的凋零现状,即使将范围扩大到全国,目前能统计的也大概仅有30多人。

民间反传销完全就是中国本土的特色事物,和中国丰沃的传销土壤相伴相生,在国外是没有这个职业的。有媒体曾经公开发文称,传销越打越狂的回潮现象下,反传销有着充足的存在理由并且合理。“虽然反传可能永远无法成为一个赚钱的行业。” 

文章来源:生活晨报

  • 反传销普法网 备案号:晋ICP备17007383号
  • 地址:山西省临汾霍州市李曹镇 办公E-mail: mojiezhiba@qq.com站长电话:15175364110(24小时均可咨询)
  • 版权所有 2018 反传销普法网 技术支持:QQ:37865919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