反传销普法网的宗旨:反传普法、全民参与,打击传销、人人有责。
您现在的位置:首页 > 媒体报道 > 媒体专访 >

刘李冰:别让传销受害人活在歧视中

发布时间:2018-11-14 19:13:40   点击:
文章分享:
   


图片 刘李冰和女儿在一起

反传销普法网讯:“一次传销毁一生”,小张对这句话的体验深刻而透骨。自己所在的传销团伙被打击后,小张无奈回到了村里,从那天开始小张就背负了骗子的骂名,而在八卦氛围浓厚的村里抬不起头来,“还不如死了算了”。和小张一样,传销受害者返家后,大部分很难重新回归生活,流言的传播,让这些受害者备受摧残,生活生存遭遇困境,已经成为隐性社会问题。


■事例一

在众人的歧视中开始自闭


9月6日,阳曲县一个农村里,小张在太阳和父亲毫不客气的催促下,无奈起床,开上三轮车去自家的果树地里采摘成熟的苹果。虽然这是个粗活儿,对于有些文化的小张来说可能并不适合,但这已经是目前他能想到的最好谋生方式,“可以避开村里人,也可以远离朋友和伙伴。”而在两年以前,心气高傲的小张是根本看不上这样的粗活儿的。改变小张的不是理想,而是传销。

两年以前,因为高考不理想,小张一度心情郁闷,本想复读,可是年迈的父母哀怨的眼神分明就是在告诉小张,“家里供不起你”。小张不怪父母的现实,家里的情况他知道,除了几亩果树,没有什么其他收入。作为家里唯一的儿子,他想扛起这份责任,可是理想却让小张不能安分于这一亩三分地,他想挣大钱,证明给别人看,不上大学,自己也是个人物。

没过多久,让小张成为人物的机会就来了。一个同学给小张打来电话,说自己在内蒙古混得不错,这里环境好、机会多,极力邀请小张过去看看,并承诺一切费用全包。短暂的犹豫后,小张选择相信同学,踏上了去内蒙古的路。

在内蒙古的那段日子里,小张没有看到想象中壮阔无垠的大草原,没有吃到烤全羊,没有看到热情的内蒙古姑娘,看到的是大通铺上面躺着的十几个身陷传销的受害者。让小张惊讶的是贫穷并没有磨灭这些人的理想,张嘴闭嘴就是高科技、国家项目、一夜暴富。小张知道传销,也了解传销,他想走可是走不了了。控制人身自由的北派传销让小张一到地方的时候就失去了逃离的机会。把小张引入传销窝点的同学却并没有愧疚的感觉,极力撺掇小张入伙。“这大概就是洗脑吧。”小张想。

后来在内蒙古的生活一切都变成了套路,被传销团伙控制,不停骗亲朋好友进来,直到这个团伙被公安部门打击。回到老家的小张有逃出生天的感觉,可是很快他就发现自己进入了堪比炼狱般的生活。小张传销并且拉亲朋入伙的消息传开后,他就被钉上了骗子的标签,所有人像躲瘟疫一样躲着他。小张也想过找个工作,但地方就这么大,很多人都知道他干过传销,没人愿意接纳,无数次求职碰壁后,小张绝了找工作的念头,更邪恶地认为这个世界抛弃了他,全是牛鬼蛇神。

不被社会接纳,但父母却无法割舍,唯一的办法就是让小张回来打理家里的果树,因为树木比人好打交道。长期的零社交已经让小张无法适应外面的生活而出现自闭倾向。以前小张还会拉水果去市场上卖,但现在他宁可坐等客户上门,虽然收入少点,好在不用和人打交道。独坐地头,有时候小张在想,是不是传销一直干下去,今天也发了。

因为社会的拒绝和隔离,传销受害者生存空间狭窄,个体的认知逐渐和大众价值观背离,更愿意封闭起来。像小张这样没经过反洗脑的,内心其实并没有完全对传销免疫,周围人群的歧视和冷漠,很容易让其重新投入传销。在就业难的大背景下,没有哪个行业比传销更有吸引力。这是一场社会和传销的拉锯战,冷漠和歧视可能成为决定胜负的最后一根稻草。

■事例二

传销让她成为嫁不出去的女人


传销受害人精神受过摧残,更愿意从感情中获得慰藉,可是对于小芳(化名)而言,这是一个不可能完成的任务。小芳是刘李冰劝醒的人,但是她后来的人生却并没有像刘李冰幻想的一样鲜花盛开。回到家以后,最先对小芳责难的反而是最亲近的人。自从小芳陷入传销窝点后,收入不多的父母就开始了艰难的寻人,历时半年,辗转大半个中国,家里的积蓄都掏空了,本来准备给哥哥装修娶亲的钱都用在了寻人上面。这些小芳都不知道,只是从父母的唠叨中了解到了目前家里的处境。小时候最亲近的哥哥也和自己成了仇人。

家丑不可外扬,家里人在责备小芳的同时还是极力遮掩着“这桩丑事”。怕什么?小芳不明白。父亲回答,怕你嫁不出去。切,小芳对此嗤之以鼻。因为年轻貌美的她,对自己有这份自信。可是事实证明,她的想法错得离谱。

回家后,父母就对小芳特别上心,除了怕她跑出去闹传销,最大的渴望就是把她赶紧嫁出去。赶场似的相亲让小芳应接不暇。私下里,小芳也想着快点把自己嫁出去,逃离这个家庭。事与愿违,硬件不错的小芳开始都能被对方看上,但后来却都没了音讯,原因只有一个,她是个干过传销的。农村人在乎名声,所以没人敢冒这个风险。家里极力想要隐瞒小芳传销的努力白费了,没有办法,农村是一个小道消息传播最快的地方。舌头能毒死人,小芳也断绝了嫁到本地的想法,“如果嫁不出去就去当尼姑。”当然这可能就是气话,但也确实是小芳的肺腑之言,“那种鄙视的眼神让人受不了。时刻都在告诉你,我知道你是个干传销的骗子。”

反传人士:不要让亲人毁在你的歧视下

歧视,受害人回归家庭后不得不面对和必须迈过的一个门槛。很不幸的是,太多的人倒在了这个门槛上,酿成了一起起悲剧,“这些都是传销后遗症。反传成功后,并不是万事大吉,因为受害人心理受创很难恢复,必须依靠家庭和社会进行疏导和关爱。社会目前没有这样的救助机制,传销受害人心理疾病研究也没有形成专业,导致受害人回归家庭和社会后成为被遗弃的一群人。”刘李冰表示,相比被遗忘,更可怕的是来自社会的歧视。

婚姻无望,工作失败,生存艰难,传销受害人面临的问题接二连三,来自社会和家庭的歧视更是雪上加霜。刘李冰表示,传销受害人一般家庭条件较差,处于社会低洼地带,信息相对封闭,传销的信息和打击态势很难进入这类人的信息渠道。进入传销组织后,被洗脑几率很大,从被骗者到主动骗人的角色转化让其在回归社会后面临的道德谴责更加猛烈。心理脆弱的人很难承受,甚至走上轻生之路,“现实的教训太多了。”

直到现在,运城小伙小磊(化名)的悲剧人生仍然让刘李冰思之心痛。2015年,小磊和哥嫂三人在亲戚的游说下,带着家里仅有的十万元积蓄和从高利贷处贷来的十万元,踏上了传销之路。结果是注定的,20万元被骗后,小磊三人成了传销团伙的核心,开始拉更多的人入伙,就在他们的创富事业风生水起的时候,警方打掉了这个团伙。一年以后,小磊回到了家乡,这个时候关于小磊三人传销的传言却仍然没有止息,老实巴交的父母因此抬不起头备受屈辱。随着小磊的归来,讨债人频繁上门,希望从这个“搞传销的”身上要回借出的钱。最终,难以承受压力的小磊在周围人歧视的目光中结束了自己年轻的生命,没有遗书,更没有给这个世界留下什么。

传销就是精神鸦片,如果周围人不给予理解,受害人很可能会二次传销。对于这部分人,反传人士有心无力,“数量太大了,没法跟踪,最终还得依靠社会和家庭的帮助以及受害人的自我救赎。传销给他们舞台太大,给他们的梦想太大,传销能给他们一千万的梦,可是现实不可以,现实只能给他解决温饱,解决不了他想过的豪华生活。”

帮助传销受害人回归社会已经成为一个更加具有现实意义的命题。如何求解,刘李冰坦言,传销本身就是一种骗局,只要把这个骗局揭开之后,受害者一般都会理解。很多时候是因为传销带来的问题更加棘手,比如离婚,变卖房子等等,一些经济压力下的东西,这些东西很难解决。这里面有他本身的压力和家人对他的关注,他很难去面对自己,甚至会发展为自闭。

传销受害者普遍心理创伤很大。很多人跟社会已经脱节了,既没有技能也没有资金,这个时候就要给他们找些事做,让他们忙起来、充实起来,特别注意不要去歧视他们

文章来源:生活晨报

  • 反传销普法网 备案号:晋ICP备17007383号
  • 地址:山西省临汾霍州市李曹镇 办公E-mail: mojiezhiba@qq.com站长电话:15175364110(24小时均可咨询)
  • 版权所有 2018 反传销普法网 技术支持:QQ:378659197